1美元抽身长江客车 依维柯四千万改嫁上汽 _ 行业新闻 _ 行业资讯

2018-01-01 12:31

欢迎转载中国专用汽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网址:

      外资汽车企业正在调整其在中国市场的布局,而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合作伙伴将成为这一调整的牺牲品。
      7月24日,依维柯宣布与上汽集团达成一项合资协议。该合资企业计划收购重型商用汽车生产商重庆红岩汽车有限责任公司67%的股份,并在重庆投资1.2亿欧元新建一个生产厂,其中依维柯将注资4000万欧元。该协议目前正待中国政府批准。
      为了扫清携手上汽的最大障碍,日前依维柯和常州长江客车解除了合作协议———依维柯以1美元的价格向中方转让其在常州依维柯汽车所持有的50%股份,并解除和长江客车的合作关系。
      依维柯与长江客车分道扬镳,中国汽车业又一场“离婚再嫁”案终于落下帷幕。
      常州依维柯等待重组
      “双方已经解除关系了,现在是剩下后续的一些扫尾工作。”常州市经贸委相关人士透漏,“目前相关的工作由市政府相关领导直接负责,应该很快就有相关信息出来。”
      常州依维柯人士介绍说,目前他们已经和依维柯没有任何关系了,甚至连“常州依维柯”的企业名称也将不会继续使用,新的工商注册登记正在进行中。
      目前意大利依维柯汽车已经将相关技术的知识产权出售给常州依维柯。这些技术包括依维柯391系列客车底盘、12米系列客车、8米系列客车以及客车零部件等。这意味着解除关系后,常州依维柯仍旧可以生产包含依维柯汽车技术的产品。
      常州依维柯一位内部人士还透露,“常州依维柯”下一步的工作重心是等待其他企业来重组。据悉,目前已经有多个企业表示了意向,并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接触。
      “我们的底子并不差,这是很好的一块资源。”
      依维柯抽身一波三折
      2005年8月,依维柯汽车向江苏省高院提起诉讼,起诉其合资伙伴长江客车集团及该集团董事长孙元林。依维柯方面表示,孙元林授权将一笔钱从他当时担任董事长的合资企业转给了常州长江客车集团,数额达到了人民币1.2258亿元,依维柯要求返还这笔资金及其利息。
      依维柯将长江客车告上法庭,此举旨在腾出合资名额与上汽、重庆重汽进行三方合资。
      作为欧洲主要的卡车厂商,一肖一码期期大公开,依维柯进入中国以来,一直希望尽快进入中国的发动机和重卡领域。2004年德隆事件爆发之后,在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的牵线下,上汽、重庆重汽及依维柯走到一起准备实施三方合资计划。
      依维柯首先提出了希望从常州依维柯合资公司中退出,并提出退股要求。未果之后,依维柯又推动合作伙伴上汽集团提出了直接收购常州依维柯中方股份的方案。
      但上汽集团在收购常州依维柯时候碰到了江苏省的“软钉子”,江苏省要求上汽承担常州依维柯全部债权、债务,那将意味着上汽集团会多掏几亿元的现金才能完成收购,对于上汽而言,显然不愿接受这样的条件。
      在尝试各种办法失败之后,急于抽身的依维柯采用了最具对抗性的手段,于是有了上述将合作伙伴告上法庭一事。
      此后事情获得迅速进展,2005年9月,常州市相关主管部门表示,同意依维柯撤资。并委托审计机构和清算机构评估企业资产,以评估值和依维柯所持股份作为外方退资的依据。
      离婚再嫁将成常态
      外资汽车企业正在调整其在中国市场的布局,而一些实力相对较弱的合作伙伴将成为这一调整的牺牲品。类似依维柯这样的离婚再嫁将今后成为中国汽车市场的一个常态。
      目前汽车合作的资源已经越来越明显向上汽等三大集团倾斜。2002年“天汽一汽重组案”终于浮出水面。天津汽车集团公司将其持有的天津夏利股份总股本的50.98%股份转让给一汽;与此同时,天汽还将其下属华利公司所拥有的75%的中方股权全部一次性转让给一汽。而在“天汽一汽重组案”的背后实际上是天汽拥有的与丰田的合作名额向一汽的转让,因此才有了以后的天津一汽丰田。
      而德国奔驰公司和扬州亚星的合作案,也因为奔驰公司希望和北汽以及福汽达成合作协议,而几度传出北汽和福汽收购亚星奔驰的消息,而其背后实际上是奔驰公司想从亚星脱身,腾出合作名额以便与更有实力的北汽或者福汽合作。